• <bdo id="gggcc"><center id="gggcc"></center></bdo>
  • <input id="gggcc"></input>
  • <bdo id="gggcc"><center id="gggcc"></center></bdo>
    <xmp id="gggcc"><table id="gggcc"></table>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延安蘋果為什么這么紅

    發布時間:2022-11-22 來源:人民日報 人氣:
       

    初冬,陜北高原,果香飄滿土塬塬。

    又是一個豐收年。延安市安塞區南溝村熱火朝天,果農們把紅彤彤的蘋果分揀、裝車,運往各地。

    延安蘋果,紅在汗水澆灌的蘋果園——

    多年深耕,延安蘋果種植面積約占陜西的1/3、全國的1/9、世界的1/20,全市農民經營性收入超過六成來自蘋果。

    延安蘋果,紅在不斷延伸的產業鏈——

    蘋果產業已成為延安全市覆蓋面最廣、持續效益最好、對農民增收貢獻最大的特色產業,2021年鮮果產值達219.1億元。

    延安蘋果,紅在聯通中外的“一帶一路”——

    11月4日清晨5點,伴隨著響亮的汽笛聲,X9003次中歐班列緩緩駛出陜西西安國際港站。來自延安市的5.3萬斤蘋果和濃縮果汁搭乘這列班車,駛向幾千公里之外的哈薩克斯坦。

    延安蘋果,紅在逐夢九霄的浩瀚蒼穹——

    11月12日,天舟五號貨運飛船成功發射,為中國空間站送去“太空快遞”,包裹里,就有剛采摘的延安蘋果。連續為神舟十二號、神舟十三號、神舟十四號提供鮮食蘋果后,延安又為中國空間站送去香甜。

    延安蘋果,紅在老區人民的心坎上——

    革命老區也曾是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戰號角吹響,蘋果產業一馬當先,成為延安脫貧產業。2019年5月,延安徹底告別絕對貧困。延安蘋果產業脫貧的非凡歷程,生動詮釋了脫貧攻堅的偉大奇跡。

    延安蘋果為什么這么紅?

    南溝村不會忘記:黨的二十大閉幕后,習近平總書記第一次外出考察就來到延安。10月26日,總書記走進南溝村果園,詳細詢問蘋果種植技術、采摘方法、品種質量、銷售價格、村民收入,稱贊說,“這是最好的、最合適的產業,大有前途”。

    梁家河記得真切:2015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回梁家河村,特意坐上越野車去看山梁高處的蘋果園,囑托大家,“一定要堅定地把蘋果產業抓下去”。

    小小一顆蘋果,因何念茲在茲?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共產黨當家就是要為老百姓辦事,把老百姓的事情辦好”。

    這顆延安蘋果,牽著為人民辦事的初心,藏著農業現代化的密碼,映著新時代十年的奮斗,連著天下一家的情懷,生長著鄉村振興的未來。

    一顆飽含初心的奮斗果

    讓好土地種出好蘋果

    延安適合種蘋果。

    南溝村村民趙永東記憶猶新,那天,習近平總書記在南溝村指出,陜北的氣候、光照、緯度、海拔等非常適宜發展蘋果種植,“大力發展蘋果種植業可謂天時地利人和”。

    “總書記的話說到咱心坎上。”趙永東如數家珍,“論天時,這兒是聯合國認定的全球蘋果最佳優生區之一。論地利,黃土通透性強,土壤里有好多種微量元素。”

    天時地利,貴在人和。

    “蘋果樹扎根延安,離不開大生產運動;這些年果業不斷做大做強,依然靠艱苦奮斗。”延安市果業中心主任路樹國,講起延安蘋果的發展史。

    1940年,陜甘寧邊區延安自然科學院引入蘋果苗木,光華農場積極試種。1947年,洛川縣阿寺村青年農民李新安,用毛驢從河南靈寶縣馱回200棵蘋果樹苗。他還編了首《勸君栽樹歌》,走村串戶,推廣蘋果種植:“要想富,先栽樹,蘋果樹,搖錢樹……”

    蘋果種下了。長成“搖錢樹”,卻是多年后。

    延安種蘋果,有天時地利,也有天然短板。冰雹凍害是第一道坎。

    “黃土高原坡高溝深,天氣變化大。春夏之交,正值蘋果花期,遇上凍害,就會大面積減產。”安塞區坪橋鎮高家灣村果農李天兵說。

    挖熏煙坑、配移動桶、噴防凍液,一代代農技員因地制宜,探索出科學防凍的“吉祥三寶”。

    今年春天,又遇寒流。1500多名黨員干部和果農一起,開挖防凍坑,噴防凍液,深夜測溫度,“每個山頭,干部帶頭,就為護好這朵蘋果花。”寶塔區果業技術服務推廣和營銷服務中心副主任張金龍說。

    春季“護花”,夏秋“護果”。走進洛川縣金盆村村民周延鵬的果園,整齊劃一的防雹網,遠遠望去像給果園穿上“護彈衣”。“縣里政策鼓勵,每畝補貼1000元物資。夏天晚上,能睡個好覺了。”周延鵬說。在洛川,近8萬畝果園搭建起防雹網,覆蓋縣域內各個冰雹帶。

    農業保險緊跟上,再吃一顆“定心丸”。今年,延安市將64個鄉鎮的蘋果種植區域定為重點保護區,蘋果保費由每畝80元提高到每畝120元,每畝地最高可賠付3000元。

    防住冰雹,灌溉又成攔路虎。

    延安降水偏少,時空分布不均。九成山地果園,屬于旱作雨養農業。

    果園“喊渴”咋辦?

    科技開路,大力推廣節水保水灌溉技術。2021年底,全市建成水肥一體化系統19.51萬畝、滴灌11.30萬畝、滲灌6.39萬畝,雨水利用率大大提高。

    走進南溝村果園,一條條水肥一體化滴灌管道,連接著一棵棵果樹。“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的老師待了三四個月,安裝好設備,又選出適宜套種的油菜品種。果園不渴了,肥料給得精細,種果有了底氣,面積自然就上來了。”南溝村蘋果種植大戶劉潤喜說。

    蘋果越種越多,產出卻逐年減少。品種退化成為新問題。

    “老果園要有新種法!給果樹‘做減法’,矮化密植,事半功倍。”果鄉開展提質增效的技術革命。

    走進宜川縣云巖鎮堡定村村民王東峰的果園,不見高大繁茂的傳統植株,滿眼矮化密植的新品種。“可別小看這些‘小個頭’!打藥、施肥、除草,便于機械化作業,產量質量雙雙提升。”王東峰說。目前,延安全市矮化密植蘋果72.9萬畝,每畝效益是喬化果園的兩倍以上。

    種植有了2.0版本,口味也在更新換代。借力新技術,優化種植結構,新優品種“秦脆”圈粉無數。

    “一個蘋果賣到20元,過去做夢都不敢想!”洛川縣石頭鎮背古村果農崔衛東,為當年的改種決定慶幸不已。

    2019年一次培訓,崔衛東了解到新優品種“秦脆”個頭大、口感好、耐儲存、易管理?礈适袌,果斷改種,5畝“秦脆”矮化樹,第二年就掙了4萬元,今年收入18萬元。

    好品質離不開好品種。紅色的富士、黃色的瑞雪、綠色的澳洲青蘋……依托“院校+試驗站+基層服務機構”,越來越多適生優生品種,在黃土高坡落地生根。僅洛川,就儲備了600多個新品種。

    好品種離不開好管理。“從蘋果開花到采摘下樹,要經過疏花、疏果、套袋、脫袋、轉果等30多道工序。鎮里提供一條龍‘保姆式’服務,全部標準化管理。”富縣遜村果農袁新全,言語間滿是自豪。

    好管理離不開好人才。“過去啥時候該干啥,大多靠技術員催著,果農跟不上趟。”洛川縣蘋果技術推廣服務中心主任王曉東說。如今呢?洛川縣高素質農民已達1578名。

    這好那好,創新加苦干,才是農家寶。

    2012年至2021年,延安蘋果產值增長最快,年均增長14.3億元?恐@顆奮斗果,10年間,全市農民人均純收入從5250元增加到9688元。

    革命年代栽下的小苗苗,在新時代真的長成了“搖錢樹”,結出了“幸福果”。

    一顆廣連市場的致富果

    讓好蘋果賣出好價錢

    蘋果種得好,還要賣得好。

    “同果不同價、豐年難豐收”,多年來困擾延安果農。

    黃陵縣橋山街道石家險村張衛青回憶:“每年收成都不錯,就是不來錢!‘紅個蛋蛋’美得很,找不到銷路愁得很……”

    多年發展,延安蘋果產業種植面積、單位產量快速增長。枝頭豐收的小蘋果,咋能對接上大市場?

    “一家一戶賣不出價,能不能抱團取暖?”

    2011年,張衛青發起成立了延安市青和果業農業專業合作社,領著180多戶鄉親,手挽手闖市場。

    每年秋天,蘋果集中上市,果多價跌。

    “建果庫!把蘋果儲存起來,錯峰銷售。”先在自家果園建起簡易果庫,又在各方支持下發展冷庫。7000多噸儲量,基本滿足周邊果農的需求。

    “果子放冷氣庫里,啥時候行情好啥時候賣,就算收成是小年,收入也穩得很。”橋山街道道北村果農高建強說。

    嘗到甜頭的不只黃陵果農。“加入村里的蘋果合作社,選果、保鮮都免費,7畝蘋果分批賣,一年能添4萬多元。”宜川縣壺口鎮椿曲村果農楊正民家院子里,停著新買的三輪車。去果園澆水、施肥、拉枝,老楊就愛開這車。

    截至去年底,延安蘋果冷氣庫貯存量達到總產量的39.6%。到今年底,冷氣庫有效使用率將達70%以上,到2025年,全市蘋果采后精細化處理能力將達總產的30%。

    “要想果業增效與果農增收同步,靠標準化生產、現代化儲存,也離不開集約化經營。”路樹國說。

    新的組織方式,增強了闖市場的底氣。“企業+基地+農戶”“訂單生產+定價收購+全網銷售”……20種聯農帶農模式,102個利益聯結體,牽起1.3萬余戶果農,帶動10.5萬畝生產基地。

    選果生產線,是延安蘋果“銷路不愁”的另一個密碼。

    走進陜西頂端果業科技有限公司,生產車間里,紅彤彤的蘋果經過分選機,源源流到不同的生產線上,最終安安穩穩進入包裝箱。

    公司董事長趙恒亮一一指點:智能選果線先對色澤、形狀、尺寸等外在品質進行篩選,接著對糖度、硬度等內在品質分級歸類,“‘內外科’全面體檢,再做個‘CT’,智能化分級,個性化下單,精準銷售,讓好蘋果賣出好價錢。”

    “市場歡迎的好蘋果是產出來的,也是選出來的。”路樹國介紹,截至2021年底,延安建成智能選果線105條,選果能力達每小時355噸。

    過去論堆賣,現在論箱賣、論個賣。電商新模式,讓延安蘋果開拓新空間。

    每天清晨,家在洛川縣的張秀秀,就被此起彼伏的微信提示音叫醒。

    從種果到賣果,張秀秀說自己趕上了農村電商的風口。入駐蘋果現代產業園區,訂購包裝箱,打包、裝車、發貨,都有專業公司上門打理。

    “蘋果早晨在樹上,中午在路上,晚上可能就在客戶的餐桌上。”今年以來,她已賣了500多萬斤蘋果,銷售額超2500萬元。

    “皮薄肉厚,咬一口嘎嘣脆!”洛川縣老廟鎮紅寶果品冷藏有限責任公司主播馬婷正在直播帶貨。“公司六成銷量來自線上。帶貨不是張張嘴就成,也需要專業和素養。”

    新領域,新賽道,新動能,新優勢。

    “銷售觸‘網’,促進了人才、技術、資金等要素流動,產業參與者收入攀升,精神氣質提升。”洛川縣委書記張繼東說。僅在洛川,如今就有電商企業729家,網上銷售店3600余家、微店5000多家。2021年,洛川縣果農人均純收入達1.59萬元。

    延安蘋果紅了。國內熱銷,國際市場同樣熱絡。

    “從最初的鮮果、果汁,到如今的食品、糖果等深加工產品,延安的蘋果制品源源不斷通過中歐班列(西安)發往世界各地。”西安國際港站相關負責人白寬鋒介紹。

    截至11月10日,中歐班列(西安)已累計開行1.5萬余列。乘著“一帶一路”東風,延安蘋果大步走出國門,圈回新“粉絲”,也成為“中國開放的大門必將越開越大”的新名片。

    寶塔區柳林鎮南莊河村紀瑞峰,前段日子忙得腳不沾地。紅彤彤的果子掛在樹梢,海內外訂單就來了一摞。

    就在10月10日,老紀家的第一茬優質果從村里的小冷庫“上車”,開啟“迪拜之旅”。自家果子能代表“延安蘋果”出口中東市場,老紀心里那叫一個美。

    目前,延安有蘋果出口企業27家,將蘋果賣到了歐洲、東南亞的30多個國家和地區。去年,延安就出口蘋果1326噸、貨值達1292萬元。

    從“賣難”到“熱銷”,從“馳名全國”到“享譽海外”,還靠打造“金字招牌”。

    瞄準高質量,發力供給側,著力構建“區域品牌+企業品牌”。“延安蘋果”注冊僅4年,就躍居中國蘋果區域品牌價值榜第二位。

    闖蕩市場,風險咋控?“保險+期貨”,織密穩收增收安全網。

    “2020年蘋果行情不好,多虧我給自家10畝果園投了保,保費400元,保險公司賠了8700元。”延長縣雷赤鎮大雅村果農張志學,不再怕果價起起落落,“一筐蘋果的錢能保一畝地收成,值!”

    大市場連起萬千果農,催生嶄新機制。黃土高原看果鄉,豐收景象,時代氣象。

    一顆大有前途的振興果

    讓紅蘋果長成“金蘋果”

    延安紅蘋果,咋成“金蘋果”?

    建現代化生產體系、產業體系、經營體系,走農業現代化道路。

    “長期以來,延安蘋果產業化程度不夠高,產業鏈條不夠長,龍頭企業帶動能力不夠強,高附加值加工品不夠多,制約了產業效益和果農收入的進一步提高。”國家蘋果產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園藝學院教授馬鋒旺坦言。

    從2017年起,延安全市著力在蘋果產后環節下功夫,多元化開發,多層次利用,多環節增值。

    “關鍵得有龍頭企業帶動。”洛川縣槐柏鎮太儀村村民李小民深有體會。過去蘋果摘下來,就地賣鮮果,一斤5元就不錯了,賣完商品果,剩下的果子壓根兒賣不上價,“今年公司統一收購,5畝果園多收入6000元。”

    讓果農實實在在受益的,是洛川縣九如御農業發展公司。公司總經理李董剛介紹:“在我們的生產線上,蘋果變脆片,身價漲了近10倍。”

    越來越多深加工企業在延安扎根,蘋果長出更多“增值芽”。洛川美域高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開發了3個系列25款產品。“蘋果變身蘋果醋、蘋果酒、蘋果脆片,今年光蘋果醋就收入1289萬元。”公司市場總監葉榮偉說。

    “一斤蘋果加工成果汁飲料,能增值1.6元,果農增收0.7元。”富縣恒興果汁有限公司技術總監劉順婷算了筆細賬。

    從“原字號”“初字號”轉化為“深字號”“新字號”,不斷延展的產業鏈,讓蘋果產業大起來、強起來。延安全市28家果品加工企業,蘋果精深加工轉化能力56.4萬噸。到2025年,精深加工將占蘋果總產的10%。

    鏈條在延伸,三產在融合。

    一項個性化包裝,助力畝均增收2000元。

    碩果累累的蘋果樹、黃土地上撒歡的陜北娃……洛川縣綠佳源合作社的蘋果包裝箱,就是一幅淳樸的陜北風情畫。“這是我專門跑到西安,請美術學院學生設計的,個性化、小型化包裝,能讓蘋果漲身價。”合作社理事長黨剛良說。

    一個物流中心,惠及230多家電商。

    洛川蘋果現代智慧物流中心,快遞分撥線上,每天3萬至5萬件蘋果由此銷往各地。“230多家電商通過這里發貨?爝f公司入駐,蘋果從果園到消費者手中,速度更快。”中心總經理周芳民介紹。

    一棵小樹認養,走出農文旅融合新路。

    寶塔區柳林鎮孔家溝村村民張彥斌沒想到,種蘋果還可以這樣掙錢。

    2019年,區里啟動“延安有我一棵(畝)蘋果樹”認養活動,張彥斌家的果園成為認養園?蛻粲檬謾C小程序繳費認養后,老張用手機定期直播,讓客戶了解果樹生長全過程。

    300多棵果樹被認養,今年收入超過26萬元,張彥斌心潮澎湃,“從產后銷售變成產前銷售,再不用擔心價格波動。這錢,掙得開心又暖心!”

    洛川縣阿寺村,被稱為“蘋果第一村”。蘋果起始園里,李新安當年種下的蘋果樹,依然生機勃勃。蘋果文化步行街兩旁,窯洞改建的商鋪和各種蘋果造型的雕塑樸拙可愛……滿滿的蘋果元素,讓阿寺村成了網紅“打卡”地,吸引不少“果粉”前來賞果、摘果、買果、品味蘋果文化。“趕上旺季,一天能掙2000多元。”經營農家樂的劉海霞,高興得合不攏嘴。

    果園變公園、農房變客房、勞作變體驗,農文旅深度融合,改變著阿寺村。曾經靠天吃飯的貧困村,去年人均收入超過2萬元,村集體經濟收入8.5萬元。

    圍繞一顆小蘋果,打好農文旅“融合牌”。延安全市開展果樹認養26.97萬株,建成蘋果旅游觀光園區46個,年吸引游客170萬人次。從品嘗到欣賞、體驗,蘋果功能被開發、價值實現躍升,農村集體經濟和農民收入也隨之打開新天地。

    “產業融合發展,已經成為蘋果產業振興的重要動能。”延安市果業中心副主任王建鋒說,以蘋果種植為代表的一產,以果筐、紙箱加工為代表的二產,以倉儲物流、鄉村旅游為代表的三產,日益加速加深融合,聚合效益讓蘋果這個“鐵桿莊稼”成了群眾致富的“金蛋蛋”。

    一業興,百業旺。

    如今在延安,一個以蘋果為中心,串起一二三產的融合發展格局正逐步鋪展。去年,全市蘋果產業綜合產值387.8億元,比2017年增長159.4%。

    延安蘋果下一步怎么做大做強?

    “用全產業鏈思維,引領蘋果產業化發展。”路樹國說,“下一步,要加快補鏈、延鏈、壯鏈、強鏈,促進全要素集聚,全環節提升,全鏈條增值,全產業融合。”

    紅彤彤的蘋果才下枝頭,鼓鼓的花芽又積攢新的力量。

    行走黃土地,解碼紅蘋果,感受越來越真切:這是一顆飽含初心的奮斗果,一顆廣連市場的致富果,一顆大有前途的振興果。

    立冬已過,萬物收藏,蓄能蘊新。

    “崖畔上開花崖畔上紅,新時代要當好新農民……”心底里唱出的信天游,回蕩在陜北的山峁溝梁。

    (本報記者高云才、朱雋、龔仕建、劉維濤、顧仲陽、王浩、常欽、李曉晴)

    值班編輯:雷歡
    首頁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

    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郭毅新 陜西眾致律師事務所陜公網安備 61010202000257號

    看欧美少妇黄色视频一一
  • <bdo id="gggcc"><center id="gggcc"></center></bdo>
  • <input id="gggcc"></input>
  • <bdo id="gggcc"><center id="gggcc"></center></bdo>
    <xmp id="gggcc"><table id="gggcc"></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