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ggcc"><center id="gggcc"></center></bdo>
  • <input id="gggcc"></input>
  • <bdo id="gggcc"><center id="gggcc"></center></bdo>
    <xmp id="gggcc"><table id="gggcc"></table>

    西部決策網-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

    關于改革開放條件下發展民族工業的幾個問題

    來源:西部決策網 人氣: 發布時間:2018-06-13
       
      【摘要】針對人們在發展我國民族工業方面的四個原則性分歧,本文提出以下觀點:在國際經濟一體化的今天,民族工業依然存在,但其含義發生了變化,具有五個新特征;它與外資工業是兄弟加對手的關系;對民族工業應護而不溺,從三個方面促其發展。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我國引進外資規模的不斷擴大和比重的不斷提高,外資工業對民族工業產生了極大的影響,隨之而來的是理論界與職能部門對有關民族工業問題的爭論。這一爭論對于總結我國引進外資的經驗,正確處理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的關系,促進民族工業的發展,具有積極意義。本文擬就改革開放條件下民族工業繼續存在的客觀必然性、當代民族工業的特征、正確處理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的關系以及加快民族工業發展等問題談點看法。

      一、改革開放條件下民族工業繼續存在的客觀必然性

      有人認為,民族工業是在殖民地國家受帝國主義列強的政治奴役、軍事侵略、經濟掠奪的特定環境下產生的一個概念,它是歷史上曾經出現過的一個范疇。在殖民體系崩潰,世界經濟趨于全球化、一體化的今天,并不存在民族工業的概念,因而沒有必要人為地劃分民族工業和外資工業。我們認為,這種觀點是用靜態的眼光來看待民族工業,因而是不科學的。從動態的角度看,即使在現代市場經濟條件下仍然存在著民族工業的概念,在世界經濟中它仍然是一個具有普遍意義的范疇,只是隨著條件的變化其涵義與特征發生了變化。

      首先,“民族工業”這個范疇是國家的產物,只要有國家以及國與國之間不同利益的存在,就會有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的區別存在。即使在資本跨國界流動、生產國際化和世界經濟一體化發展的今天,國家依然存在,各國之間仍然存在著不同的經濟利益,因而就有國家之間的競爭與利益沖突,就有必要區分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因此,國家的存在以及由此決定的國家之間不同利益的存在,為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的存在提供了客觀基礎。在這種情況下,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的利益關系就構成了各國利益關系的一個重要內容,在對外經濟交往中必然要處理好這一關系。這是客觀的,是無法否認和回避的事實。

      其次,“民族工業”又是一個動態概念,其涵義在不斷發展變化,在不同歷史條件下具有不同的內容。例如,在帝國主義列強進行政治奴役、軍事侵略和經濟掠奪的條件下,“民族工業”被賦予了強烈的時代特色和突出的階級內容。這時,發展民族工業就意味著擺脫殖民統治;二戰后,在大批殖民地政治上獨立,但經濟上仍然落后的情況下,“民族工業”被賦予了新的含義,發展民族工業就意味著加快落后國家經濟的發展,在世界范圍內重新調整利益分配格局;在今天,發展民族工業就意味著在擴大對外開放中加大經濟發展的力度,提高本國經濟在世界經濟一體化格局中的地位。由此可見,在世界范圍內,盡管由于時代的發展變化,民族工業的涵義在不斷變化,但它卻是始終存在的。

      從我國的情況看,也是如此。1949年以前,中國就存在著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的對立;在建國后很長一段時期內,我國雖然不重視引進外資,但并不等于說我國就不存在民族工業;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外資工業的引進,民族工業的問題顯得十分突出。當然,改革開放條件下的我國民族工業,既不同于19世紀末到20世紀中葉在我國曾出現的那種舊式民族工業,也不同于從建國初到1978年末曾經存在過的那種封閉經濟下排斥外國資本、外國技術的狹隘民族工業。它是改革開放條件下,在我國經濟同各國經濟相互往來、相互滲透、相互依存更為密切的基礎上,保持獨立自主的一種新型的民族工業。

      二、改革開放條件下民族工業的特征

      改革開放條件下我國的民族工業是一種新型的民族工業。要認識當代民族工業的概念及特征就必須從兩個層次來認識:一是從民族工業一般特征的層次來認識;二是從民族工業現代特征的層次來認識。

      從民族工業的一般特征的角度看,有人把民族工業定義為“產權歸我國的工業”。我們認為這一定義太籠統、太抽象。實際上,民族工業是同外資工業相對應而存在的一個范疇,在我國現階段,它是指產權歸我國所有并在我國領土上興辦的工業,包括國家所有制工業、集體所有制工業、個體與私人所有制工業、混合所有制工業以及股權為我方控制的合資工業等多種形式。在多種形式的民族工業中,國有工業是民族工業的生力軍。

      但是,上述定義仍然很寬泛,不夠具體。從狹義的角度看,民族工業有以下五個特征:

      第一,產權歸我國所有。這既包括產權歸我國政府所有(國有),也包括產權歸我國社會集團所有(集體),還包括產權歸我國個體或私人所有(個體或私有)的工業。對于中外合資企業,應當以股權比例為標準來衡量:凡是由我國掌握控股權的合資企業,理所當然地屬于民族工業的范疇;凡是我方未掌握控股權的合資企業,不應當屬于民族工業的范疇。

      第二,在我國領土上從事生產經營活動。我國在國外直接投資興辦的企業,雖然產權屬于我國所有,但不屬于民族工業的范疇。在這里,應區分本國工業與民族工業這兩個不同的概念。本國工業的范圍大于民族工業的范圍,而民族工業是本國工業的主體。一般來說,一個國家的工業包括三部分:一是民族工業;二是在國外興辦的工業,包括在國外的獨資工業與合資工業;三是引進的外資工業,包括外方獨資工業企業和合資工業企業中本國不擁有控股權的那一部分工業企業。在這三部分工業中,民族工業是主體?梢,在現代市場經濟條件下,不但存在著民族工業,而且民族工業是一國工業的主體。

      第三,主要由我國來管理和決策。即使產權歸我國所有,但如果經營管理權控制在外國人手里,那也很難保證我國的合法權益。因此,經營管理權也是判定企業民族屬性的一個重要標志。我們認為,被外國人控制的民族工業企業不是真正的民族工業企業。在這里有一個問題需要引起我們足夠的注意,即為了提高我國民族工業企業的經營管理水平,有必要聘請一些“洋教頭”來參與管理,但聘請“洋教頭”的目的是為了培養我們自己的企業家隊伍,而不是讓“洋教頭”控制我國的民族工業。

      第四,收益權主要歸我國所有。收益權是所有權的反映,因而民族工業企業中的主要利潤應歸我國所有。那些經營效益雖好,但主要收益部分不歸我國所有的工業企業,也不應納入民族工業企業的行列。

      第五,使用我國的品牌。品牌是無形資產,也凝聚著一個民族的文化內涵,尤其名牌產品是民族工業的精華,是一個國家經濟實力的標志之一,國際競爭的核心是名牌的競爭。因此,產品品牌也是判定企業民族屬性的重要標志。例如,那些雖在中國制造卻使用外國商標的產品,不能算民族工業的產品。

      上述五個特征是互相聯系、不可分割的。我們認為,只有同時具備了上述五個特征的工業,才是民族工業。上述五大特征只是民族工業的一般特征。從民族工業的現代屬性來看,它還應當具備以下特征:一是民族性與世界性的統一,F代化生產條件下的民族工業,首先必須具有民族性,如產權的民族所有、生產經營控制權的民族所有等,但又不是狹隘的民族性,民族性并不排斥世界性,而是具有世界性的民族性。這表現在生產工藝、經營管理等方面能利用世界先進技術,趕上世界潮流。二是外資與內資的統一,F代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是并存的,一方的發展不但不會妨礙另一方的發展,反而會使雙方優勢互補、共同發展。

      三、改革開放條件下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的關系

      對于如何處理發展民族工業與引進外資的關系問題,在我國理論界與實際工作中存在著不同的看法。有兩種傾向應引起我們的注意:一是有人在保護民族工業的幌子下,排斥外資,否定引進外資的必要性;二是有人在強調現代市場經濟國際化、一體化的前提下,否認民族工業的存在及發展民族工業的必要性。我們認為,這兩種傾向都是有害的。實際上,現代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的關系是“兄弟”加“對手”的關系。

      首先,引進外資與發展民族工業是一對孿生子,它們是不可分離的親“兄弟”。二者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只要處理得當,一方不會妨礙另一方的發展。引進外資的目的是為了更好地促進民族工業的發展。實踐證明,外資工業的發展確實有利于促進民族工業的發展;反過來說,民族工業的發展使一個國家繁榮富強、經濟穩定,更加有利于引進和利用外資。因此,在改革開放條件下,民族工業不能固步自封、純而又純。相反,民族工業應該而且可以在利用外資中成長和壯大起來。作為親“兄弟”,二者互相促進、共同發展。從我國改革開放的實踐看,“八五”計劃期間我國利用外資1143.55億美元,從規模上看,居發展中國家首位。引進外資既彌補了國內資金的不足,擴大了就業門路,帶動了出口的增長,又促進了我國產品的更新換代,引進了先進技術、設備和經營管理方法,推動了民族企業機制的轉換,對我國經濟發展起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其次,我們也應看到,在實際生活中即使是親兄弟也往往會發生矛盾,在一定程度上成為“對手”。如果我們將二者關系處理不當,就會使它們互相排斥,一方影響另一方的發展。我國作為發展中國家,民族工業的技術裝備、管理水平、資本實力都落后于發達國家,因此,更應處理好二者的關系。從我國實際情況看,外商投資企業的工業產值占全國工業產值的比重由1990年的2.1%上升到1996年的14.5%。從絕對值看,這一比重并不高,但由于外資工業企業在資本實力、生產技術、經營機制、管理水平等方面都比民族工業更具優勢,因而對我國民族工業形成了巨大的壓力。加之,外商投資企業的結構不合理,在一些行業出現了外資工業擠民族工業的局面,如外資工業控制了移動通訊市場的9%,計算機市場的60%,機床市場的65%。尤其是作為民族工業生力軍的國有工業企業面臨一系列困難,在同外資工業企業的競爭中往往處于不利地位,有的甚至被外資擠垮、吃掉。

      從世界經濟發展的實踐看,引進外資與發展民族工業的關系也是“兄弟”加“對手”的關系。在這方面,國際經濟學界已經形成了共識,即引進外資對發展民族工業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這表現在:對外開放,引進外資,可以推動一國工業化的進程,從而促進民族工業生產力水平的普遍提高;可以構建各種生產要素和產品的雙向流動機制,為民族工業的發展提供廣闊的市場和有效的資源配置機制;可以引進外部競爭機制,促進民族工業素質的提高,增強國際競爭力。但是,人們也普遍認識到,對外開放,引進外資,對民族工業發展所造成的沖擊和副作用是巨大的,二者存在著一系列的矛盾與沖突。這些矛盾與沖突,既有產業政策協調與保護方面的,也有控制與反控制方面的,還有經濟效益與經濟成分方面的。

      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之間矛盾的實質是不同國家之間經濟利益的沖突。世界經濟發展的實踐證明,各國之間存在著不同的利益,在引進外資與發展民族工業的關系上要做到互利互惠,不能偏頗太大。在一定意義上說,“利用外資”與“被外資利用”是一對孿生子。因此,那種“只想利用外資,而不想讓外資利用”的想法和“怕被外資利用,而不敢利用外資”的做法,都是幼稚可笑的。另外,那種認為引進外資越多越好的觀點也是有失偏頗的。如果一些部門或領域全部讓外資獨占了,就會發生利益過度流失的現象,對整個民族經濟的發展不利。

      在引進外資與發展民族工業的關系方面,政府的任務就是通過正確的方針政策來引導、協調好二者的利益關系,使它們多一些“兄弟”間的親密,而少一些“對手”之間的仇恨。從本質上看,國際經濟一體化的趨勢,使二者“兄弟”般的關系占主導,這是主流。

      四、改革開放條件下加快民族工業發展的三大措施

      18年來,我國引進外資一方面促進了民族工業的發展,使其整體水平有了極大的提高;另一方面又使民族工業面臨著巨大的壓力,一些國有工業企業被外資所控制,外資工業已形成了相當的勢力,同民族工業爭奪市場份額,爭奪對一些主導部門與行業的控制權。目前我國民族工業面臨兩難選擇:如果不引進外資,不利用國外的先進技術、管理經驗和競爭機制,就難以求得自身的生存和發展;如果引進外資,就意味著更大的市場份額的損失,更大的利潤流失。在這種情況下,我國民族工業的出路何在?

      我們認為,從總體上看,既要適應國際經濟發展的趨勢,繼續加大對外開放力度,加強引進工作,又要保持自己的獨立性,依靠自我發展、自我完善的辦法來振興民族工業。因此,要在堅持對外開放的條件下,對民族工業進行一定程度的保護。這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二者并不矛盾。首先,保護民族工業與經濟國際化是不矛盾的。從國際大環境看,發達國家都一方面積極推進全球經濟一體化,另一方面又從各自的利益出發,采取不同方式保護民族工業。其次,保護民族工業并不等于保護落后。因為我們所謂的“保護”是有條件的保護,即按國際慣例進行保護,并且是通過產業政策的引導來保護的,保護也有“度”的限制,不是無限的保護。第三,我們奉行保護民族工業政策不會改變我國繼續對外開放的政策。相反,民族工業的競爭力只能在擴大對外開放,廣泛參與國際競爭的過程中加強。

      從具體辦法看,我們應主要采取以下三大對策來發展民族工業

     。保畤@民族工業的發展來引進外資

      目前我國民族工業的資本實力、技術水平、管理方法、競爭機制等都同外資有一定的差距。有差距就要引進和利用外資,但引進和利用外資的目的是為了促進民族工業的發展,因此在引進中要保持民族工業的獨立性,要圍繞民族工業的發展來引進外資。在引進外資中,要實現以下四個轉變:

      首先,由過去引進外資單純是為了解決資金不足轉向為引進先進技術的目的上來。目前我國在引進技術上存在著三個問題:一是引進全套設備多,而且不適合我國國情,適用性差;二是引進的技術我們不會管理,還需外方管理,技術由外國人控制;三是只重視引進而不重視內化。根據這種情況,今后在引進外資中既要重視引進技術的適用性,又要重視對引進技術的學習和掌握,更要采取切實可行的辦法,建立健全引進外資的內化機制,在消化、提高上下功夫。引進技術的內化問題,是一個國際性的問題,發達國家都十分重視對這一問題的研究,在這方面有成功的經驗。我國也要重視對這一問題的理論研究,并在實踐中建立健全適合中國國情的引進技術的內化機制,通過系統的內化工作,提高民族工業的技術水平。

      其次,由過去注重引進“硬技術”(先進設備)轉向注重引進“軟技術”(先進管理經驗)的軌道上來,提高民族工業的管理水平和國際競爭能力。今后應在學習國外先進管理經驗方面下功夫,要立足于對管理方法的消化和吸收,力爭少聘請“洋教頭”與“洋管家”,多培養自己的企業家隊伍,以促進民族工業管理素質的提高,使其在國際競爭中居于優勢。

      第三,由過去追求引進外資的數量和速度轉向注重引進外資的質量和效益。針對我國一些地區存在的盲目攀比引進外資速度、追求引進外資的數量和“合資企業”的數量等不良現象,今后要注重引進外資的質量和效益?尚械霓k法是,在我國建立一套科學的引進外資的評價機制,在評價一屆政府、一個官員引進外資的政績時,不應當以數量和速度為標準,而應當以引進的質量與效益為標準,并進行相應的獎懲。通過這一機制,引導各級政府、各個官員重質量輕數量、重效益而輕速度。

      第四,引導外資由過去以經營勞動密集型產業為主轉向以經營民族工業難以承擔的資金密集型的基礎產業和高新技術產業為主。凡是我國民族工業自己能從事經營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從原則上講,不應讓外資來經營;而民族工業無力承擔的基礎產業和高科技領域可以讓外資來經營。在這方面,我們是有教訓的。前幾年,由于我國把新增資金的90%以上投向基礎產業,而無資金來經營支柱產業和主導產業,結果形成了“民族工業架橋鋪路,外國資本經營支柱產業和主導產業”的局面。通過對外商直接投資領域的調整來改變上述不合理的局面,促進我國民族工業結構的合理化。

     。玻谝M外資中發展國有工業企業

      我國民族工業包括國有工業企業、集體工業企業、私人工業企業及合資工業企業中為我方控股的企業等多種形式,其中國有工業企業是民族工業的生力軍。因此,要發展民族工業就必須重視國有工業企業的發展,F在的問題是:怎樣在引進外資中發展國有工業企業。

      我們認為,在引進外資中發展國有工業企業,要從兩方面著手:一方面要把吸引外資,搞活國有工業企業視為壯大民族工業的重要途徑。通過國有工業企業吸引外商投資,促進制度創新和機制健全,實現投資主體多元化,推進產權改組和變革,推動國有工業企業更快地走向市場。當前要十分重視引進外資盤活國有資產,推進投資結構的變革,擴大企業規模,實現國有資產的保值與增值。

      另一方面,要堅持國有工業企業的主導地位和獨立性,發揮國有企業作為民族工業生力軍的作用。要做到這一點,在引進外資搞活國有企業中就要堅持“四個結合”:一是引進外資與國有企業技術創新相結合,增強國有企業對引進技術的消化能力,最終將外國先進技術轉化為國有企業的先進技術;二是引進外資與轉變國有企業的經營機制相結合,在引進外資中促進國有企業經營機制的轉換,提高國際競爭力;三是引進外資同提高國有企業的管理水平相結合,在引進外資中提高國有企業的管理水平;四是引進外資同堅持國有企業的主導地位相結合,保持國有企業的獨立性,在經營效益好的企業少搞“合資”,在大中型國有企業與外商合資中要保持控股權。

      當然,在國有企業與外資企業的競爭中,政府應對國有企業進行扶持,我們所說的保護民族工業主要是指保護國有工業企業。通過政府扶持,使國有企業真正成為民族工業的生力軍。

     。常Wo民族工業的名牌

      由于名牌具有“六高”(高品質、高特色、高知名度、高信譽度、高覆蓋率、高附加值)特征,不僅能幫助企業占領市場,獲取利潤,而且是一個國家經濟實力的標志之一,是民族工業的靈魂。因此,要發展民族工業,就必須重視創立和保護民族工業的名牌?梢哉f,民族工業與外資工業競爭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品牌競爭。但遺憾的是,我國不少企業在“種種誘惑中甩賣甚至把自己的名牌拱手讓給了外資”。據統計,在我國現有的20多萬個“三資”企業中,竟有90%以上的企業使用外方商標,甚至有些行業已讓洋名牌所壟斷。我國原有的一些馳名商標,因忽視在國外的注冊而在國際市場上消失。因此導致了大量洋貨進入我國市場,有的洋貨市場占有率相當高,已擠了國貨的市場。

      我們并不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者,并不排斥洋貨進入中國市場。相反,我們知道民族品牌只有引進、消化并吸收國外先進技術才能成長起來,只有在同外來產品競爭中才能形成真正的名牌。但是,我們也不能不培育自己的名牌產品和名牌系列,如果中國市場是清一色的洋貨,那么利益流失就會更多。針對我國的實際情況,應采取切實可行的措施來保護和創立民族工業的名牌,使其不但能在國內市場保持一定占有率,還能進入國際市場,躋身世界民族工業之林。

      首先,通過宣傳教育提高國人的民族自尊心和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保護已有的名牌,并努力開發新的名牌產品,讓民族工業的名牌再創輝煌。其次,增強全民保護意識,做好名牌商標的國際國內注冊工作,使名牌產品獲得法律保護。同時還應加強對名牌商標標識的印制、保留、使用和專用權保護等方面的管理工作;應在全社會大力宣傳民族工業名牌成功的經驗和勇于創立名牌的精神。

      再次,改變浮躁情緒,腳踏實地地創立名牌。名牌既不是靠不實的廣告“吹”出來的,也不是靠不負責任的評優“評”出來的,而是腳踏實地地“干”出來的。目前,我國在民族工業的名牌創立中有一股浮躁之風,一談名牌,就會出現不實之詞的廣告宣傳,就會出現各種評“優”活動,以及提高商品價格和檔次等行為。實際上,“名牌≠高價格≠高檔化”,適度的廣告宣傳是必要的,但過度的廣告宣傳是有害的。因而應改變浮躁情緒,把創立名牌視為一個系統,從各個環節入手,下苦功夫,花大氣力,腳踏實地地創立自己的名牌。

      最后,為名牌產品的成長提供良好環境。目前要從建立完備的市場體系與市場機制、完善有關法律法規、制定科學的名牌導向政策等方面入手,從各個方面、各個環節為名牌產品的成長提供良好的外部環境。
    責任編輯:艾米杰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白永秀評論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陜)字第795號 陜ICP備15005679號-2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看欧美少妇黄色视频一一
  • <bdo id="gggcc"><center id="gggcc"></center></bdo>
  • <input id="gggcc"></input>
  • <bdo id="gggcc"><center id="gggcc"></center></bdo>
    <xmp id="gggcc"><table id="gggcc"></table>